职工文苑

闪闪泪花(杨丽)

济能发集团 2011/04/02 16:09

 

——安居煤矿筹建处  杨丽

 

清明节,这个日子是活着的人祭祀另一个世界的人,是活着的人对离世的人寄予哀思的日子。记忆中天空总是阴沉沉的,像是人们因为思念而化作的心泪,飞舞着对逝去亲人的所有回忆。

 

清明节前,陪着妈妈回到老家祭奠我那最亲爱的外婆。我噙着眼泪、忍着悲伤来到外婆的坟墓前,清除完坟上的杂草,摆上外婆最爱吃的水果和点心,看着妈妈痛苦流泣地诉说着对外婆的思念之情·····感到外婆就坐在我身边,静静地看着我,直到永远。

 

在参加工作的第二年,我永远失去了疼我爱我宠我的外婆,外婆去世不知道有多少个日子,我总是眼睛里噙着泪水,心里空落落的。因为我是外婆一手带大的,所以有说不清的情感,多少次在梦中见到外婆慈祥的笑容。十五年了!依然清楚得记得刚出差回来后接到外婆去世的噩耗时的悲痛心情,一路哭着冲到外婆的家。看到再熟悉不过外婆的老房子里,挂着一帘帘白白的帐子,到处都是哭声,熟悉的、陌生的、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少的;而外婆却安详地躺在棺材里,我悲痛欲绝的大哭起来。外婆的去世让我第一次品尝了生死离别的痛楚。一直想写一点东西以永远纪念我的外婆,但下笔之时心中却哽咽堵塞,心中汹涌不知何从宣泄。

 

在一个小乡村,我有一个美好的童年,那是因为我有世界上最好的外婆。小时候,每当寒暑假、节假日、农忙时节,我总会被送到外婆家。春天,她会领着我挖野菜、放风筝;夏天,她会带着我捕鱼虾、捉知了;秋天,她会带着我到田地里拾稻穗、捉蚂蚱;冬天,她看着我在池塘里滑冰、陪着我堆雪人。她总爱用院子种的鲜花和采回漂亮的野花做成的花环戴在我头上。若有人问她:“这俊丫头是谁?”,外婆总自豪地说:“我家外孙女”,随即,便咧嘴笑了,满脸的皱纹也就更多更深了。晚上,在那间点着蜡烛的古老小屋里, 一盏微弱的灯光跳动着散去,温馨便填满了小屋。我蜷在外婆的胳膊底下,感受着那温暖的体温,我睡不着,想妈妈,于是外婆就给我讲故事,我听着外婆讲那遥远的故事,慢慢进入甜蜜的梦乡。

 

外婆生于殷富之家却遭逢乱世,一生坎坷、命运多舛,可是她却通情达理、乐观豁达!中年丧夫,在缺吃少穿的年代独自一人将四个子女养大。那一段日子,真不知道那个时代的她用一双小脚怎么熬过来的!即使在最困难的岁月,在最艰辛的日子里也从不将自己的苦挂在嘴上,而是尽自己最大努力把生活调剂的有滋有味。

 

外婆一辈子没有读过书,没有文化,却尊重科学、崇尚知识。外婆经常教育我要好好学习,还把她珍藏多年、舍不得让别人碰一下的外公的书送给我;外婆大字不识几个,却整夜陪在孩子们身旁,看着他们学习,一脸的欣慰。就是在这个家里用大半生的时间,凭借着简朴的语言及举动传授给几个孩子最起码的良知。

 

外婆是一个非常勤劳能干、节俭朴实、乐于助人的人。每天早早起来给我做可口的早餐;鼓捣她种在院子里的青菜、花草;喂养那些鸡鸭。外婆总是把好的东西留给我吃,自己却从来舍不得尝一点;尽管她生活的不富裕,但她常常收留邻居家无人看管的孩子、慷慨地施舍给走过这个小村、这间屋子前的乞丐。

几十年匆匆而过,同样的轮回,时时刻刻都在发生。外婆一辈子向别人敞开心怀,为子女呕心沥血。如今薪尽火传,透过这老屋子,还能体悟到外婆的鼓舞与弘润。惟愿外婆的灵魂安息,愿外婆在天堂里过得安详。

 

回到那有她的时光,止不住泪花闪闪!

 

(安居煤矿筹建处 杨丽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