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工文苑

猎野鸭(殷允剑)

济能发集团 2012/12/13 16:28

运河煤矿 殷允剑

 

“宁吃飞禽四两,不吃走兽半斤。”野鸭是湖区有名的野味。微山湖中可以捕猎的鸟类中,野鸭最为常见。野鸭属候鸟,入冬以后它们便随着冷风寒流从遥远的北国,成群结队飞到这里,在微山湖上觅食过冬。它种类众多,仅微山湖就有“黑盖”、“蒲头”、“干毛”、“对鸭”、“四鸭”、“骚宝鸡”、“獐鸡子”  “红冠子”……等十几种。“干毛”爱吃浮在水面的草籽儿、不喜欢在水里扎猛子,也许是怕湿了自己漂亮的羽毛吧?“对鸭”像鸳鸯一样双栖双飞,卿卿我我,生死不分;“四鸭”四个一群(湖里人称之为一联,送人最少送一联,送四只,少了怕人笑话),犹如亲密的四口之家,它们或水上或水下觅食,或相互追逐嬉戏,时落时飞,给美丽的微山湖增添了不少的乐趣。

湖上的渔民有枪浜,枪浜就是用枪猎杀湖上飞禽的人聚居的地方。他们春夏秋下网捕鱼采菱,立冬后,迁徙的候鸟来微山湖后,他们就带着生铁铸造的鸭枪,俗称“大抬杆”,里面装有几百枚碎铁块,枪响后扇形打出,威力极大,如遇到“鸭窝子”,一枪打几百只也不稀罕。或出没于残留着苇草丛的湖水里,或滑行寒风刺骨的湖冰上;伺机捕猎一群又一群“獐鸡子”“野鸭子”。遇有水草的地方,枪要用杂草盖住;走到明水处,人要反穿着白色的老羊皮袄,以防让野鸭发现。枪声一响,中枪的野鸭下水饺似地噼里啪啦全落在湖水里或湖冰上,扑腾着乱跑。猎手个个争先恐后,把鸭子捞上来,放在“枪溜子”里。

我小的时候就经常去拾伤了枪的野鸭子。在冰上追伤枪的鸭子可不好玩,它需要有丰富的经验和技巧。为防冰上滑跌要穿上用芦苇毛编织的“毛翁”,腰上还要绑着一根两三米长的木棍,因为结冰的湖面上有许多的“凌眼”和“凌河子”,一旦不慎掉进“凌眼”或“凌河子”里,好能借着木棍横担之力自救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的。“凌眼”是整个湖面冻起来后留下的出气孔,直径有几十公分,人掉进去很难爬出来,“凌河子”则是由于大风使大面积的冰破裂出现的裂缝,有几十公分宽或一两米宽。短的有几里路长,长的有几十里路。

野鸭亦可网捕。野鸭网是特制的刺网。是由尼龙或胶丝线梭织而成,网为长方形条块,有几十米长,下端装有坠子,坠子有的用铅块,有的用长条石头。网上面有浮子,浮子是泡沫塑料做的,用网纲固定着和网片连在一起,网下到湖里是站着的,下鸭网虽不象捕鱼那样麻烦,但是却需要老到的经验和熟炼的技巧。首先,网必须下的匀,“开梢的”(船尾棹船的)和:“站头”的(站在船头下网的)要配合默契,船要摇得不紧不慢,网要带得不紧不松。其次,“站头”的两只手拎着网坠子轻轻地往外一抖,网才能分开湖草顺利地放到水里。此外,还必须看风看水看地势,鱼有鱼路,虾有虾路,野鸭也有野鸭的生存习性。有首逮野鸭子的民谣说:“ 湖边草稠水清清,网纲躲不过鸭眼睛。没草的湖荡里水浑浊,甩下网去逮一窝”。鸭网最好下在没有水草的地方,下在湖水的底层。当野鸭“扎猛子”觅食的时候,只要把脑袋钻进网眼就再也无法挣脱,它的伙伴们见它老不上来,还以为它找到了稀罕的食物,便接二连三地紧跟着去抢。正所谓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”结果都一起做了俎上的肉,成了食客口里的美味佳肴。

渔民把猎来的野鸭,粘着柴草烧的青灰(不粘青灰容易撕破野鸭的皮),拔光它身上的绒毛,开膛破肚清理干净,里外搓上盐面子,挂在连家船的竹竿上,风吹日晒自然风干后,加佐料上锅闷蒸,或用大块的萝卜文火炖熟,细细品尝,那滋味鲜香无穷,妙不可言。

现在野鸭受到保护,已经禁捕,餐桌上吃到的野鸭子多为饲养。这种鸭网一直下到第二年清明节前后,天气一转暖,这些鸭子们便会告别了微山湖飞往北方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