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工文苑

爸爸的爱(毛宁宁)

济能发集团 2013/06/19 18:11

安居煤矿 毛宁宁

 

我的爸爸是一位退伍军人,一位老党员,从我懂事起,爸爸就教育我要做一个善良正直的人,要严于律己,宽以待人。

在幼年的记忆中,爸爸是一个慈父,包容我,疼爱我。依稀记得,我刚刚会走路的时候,爸爸喜欢把小小的我托在掌心,我的双脚站在爸爸宽厚的大掌中伸开双臂做一个飞翔的姿势,那时候感觉好开心,好快乐。

及至渐渐长大,到了退乳牙的时候,我牙疼得厉害,整夜整夜睡不着觉,爸爸就陪着我给我讲故事,大半夜陪我做游戏,直到我累得睡着了,爸爸才能休息一会,然而,天不亮就又被我牙疼的啜泣声吵醒。爸爸会带我到平房上玩四角,捏泥人,小孩子玩起来就容易分散注意力,在游戏中我就渐渐地忘记了牙疼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爸爸开始对我很严格,用他部队里那一套理念来锻炼我,教我叠“豆腐块”,还会和我比赛谁能在短时间把被子叠好。印象最深的是我考上了省城的大学后,我满含希望地等着爸爸送我去上学,可是爸爸却说“闺女,你长大了应该自理自立了,我把你送上长途车,下了车学校有接站的,要照顾好自己”突然间我感觉好委屈,感觉爸爸怎么会这么狠心,我赌气没有理他。军训时学习内务,有的同学连被子都不会叠,被罩都套不上,而我,因为之前接受爸爸的训练,能够在短时间内把被子叠得又快又好。

后来的偶然间,看到了这样一句话“世上大多数爱都是以聚合为目的,而唯有一种爱是以分离为目的,那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,让孩子越早独立,这种爱就越成功”我才恍然明白爸爸的良苦用心。他的狠心,他的严格都是为了我能更好地适应社会。

大学毕业后,我被济宁矿业集团录取,我犹豫不定,因为济宁离我的家乡烟台有一千多里路,如果以后在济宁工作,势必没有时间经常回家看望父母。爸爸看出了我的犹豫,对我说“闺女,现在这个社会找工作难,找个好工作更难,不要牵挂我和你妈,你能好好工作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。”

于是,一个人独自来到异乡,面对陌生的环境和同事,刚开始我还真有点不适应,就给爸爸打电话,爸爸给我打气,说“爸爸妈妈相信你,我们的闺女是最棒的。”在爸爸的鼓励下,我调整好心态,在极短的时间内融入了新的集体,开始了新的旅途。

有人说,父爱如山,高大,沉稳;也有人说,父爱无言,却深邃似海,细微如雨。我想说:父爱犹如我人生旅途的一盏明灯,指引我一路向前,直至成功的彼岸。

如今的我已经在济宁安家落户,依然不能经常回家看望爸妈,但我知道,只要我过得好,爸爸妈妈就会很开心,因为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,一辈子总操心就图个平平安安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