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工文苑

老贫农

济能发集团 2014/12/11 09:01

运河煤矿  岳荣磊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有些人或事情会在记忆中慢慢地模糊起来,但是每当回忆起老王时,总能清晰地想起来他那灰白的短发,永远没有刮干净的胡茬子和那身洗的发白的工作服,站在轮锯机旁边,像一座面无表情的石雕像,把一块块大木板锯成井下用的各种木料,就像一具精准的机器不停地重复着那些做了千万遍的动作。

偶尔有一天会有同龄的工友来,拍着他的肩膀开玩笑:“老王,你有钱,两套房子了吧,还没有贷款,双职工,光你老两口的存款都有几十万了吧?要是算上公积金,你总资产得过百万了吧?正儿八经的百万富翁,如假包换。”这时的老王总是一瞪眼:什么富翁,我是贫农,正经的三代贫农。”大家每次这样说,他每次都是这么反驳,时间久了,大家就给了老王一个外号——“老贫农”。慢慢地,“老贫农”的外号叫开了,大伙儿反而记不起来他的姓名了。当大伙儿在聊某些事情时提到老王,都是一脸的茫然,“谁是老王?”有人问。“就是木厂的老王,外号‘老贫农’的”,有人答。“啊,是他啊!”所有的人都恍然大悟,似乎每个人都认得他,知道那个老王就叫“老贫农”。

某一天一起吃午饭,我问他:“‘老贫农’,为什么你能全款买得起两套房子,有啥窍门教教我!”老贫农想了想回答:“安全、责任、忠诚。”“哎,你做思想汇报呢?你有钱和这六个字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”我摇头表示一点都不信。“有”,“老贫农”一边喝着食堂免费供应的汤,一边开始算经济账:“安全,我从来没有出过一起工伤事故,自我进矿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就干轮锯工,你也知道,每分钟两千转的速度,锯片锋利无比,锯小块木料时,拇指离锯刃只有两公分的距离,只要一时疏忽,就要和自己的手说再见了。我干了四十年,上班时总是全神贯注,从来不敢懈怠,所以我没受过一次伤,矿上所有的安全奖金,我一分不少的全拿到手了,你说有关系吗?”“好吧,那责任呢?”我接着问他。“对企业做好自己的那一份工作,不给别人添麻烦就是尽到责任。对家庭养家糊口,知道啥是家么?家就是要买房子,要娶媳妇,有了孩子就要给他们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。要是我像现在的小伙子,喝酒、耍钱,没事就去洗头洗脚,哪能存下钱买房子?所以第二个秘密就是要有责任心。”“三?”我问,“对家庭的忠诚我就不多说了,对企业,当初有很多和我一起进矿工作的,认为矿上工作量大,工资少,都认为这份工作不好、不值,时间长了,有些人调走了,有些人辞职了,而我这个人,老实本分,一个农村娃,很珍惜这份工作,踏踏实实地干,以矿为家,又是在矿上找的媳妇,所以嘛”“老贫农”“狡猾地”一笑“我的第一套房子是掏了三万块钱,矿上分给我的,所以我说忠诚很重要。”哈,我开怀大笑,没想到“老贫农”还真有一套,在这里等着我呢!“算你行!”“企业正是有了我们这些踏实工作的职工才铸就了今天的辉煌,正是有了企业的发展,才有了我们这些老贫农的富足啊!”从此以后,我对“老贫农”刮目相看。

有人说该来的总会来,该走的总会走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在2014年的某一天,“老贫农”终于等来了劳资科的退休通知。尽管已经无数次地憧憬过退休后遛鸟、喝茶、看孙子的美好生活,但是那一天真的到来时,“老贫农”却有了几分的不舍得。当站完最后一班岗,“老贫农”擦干净那台陪伴了自己四十年的轮锯机,脸上没有卸下千斤重担的轻松,反倒有着少许的悲壮。“老贫农”我说到,“你终于修成正果了,可以去莱西和女儿们团聚,天天抱孙子了。可能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了,不过每次看到这台轮锯机时我们都会想你的。”“想我?以后想到我时还能记起我的名字吗?” “老贫农”瞪着眼问了一句后,默默地走开了……

看着他的背影,我一脸的茫然,“这‘老贫农’叫啥来着?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大号了……猛然间记起,这老家伙有个英雄儿女般的名字——王成。”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