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工文苑

生命的意象(霄云煤矿 刘晋杉)

济能发集团 2015/07/27 10:51

一直都认为,黑色和白色是生命最原始的色彩、最纯净的色彩。

闲来无事的时候,总喜欢翻两本熟悉的漫画书。薄薄的书页里嵌着无数幅精致的画面,却始终只用黑白两色来描摹,那种纤细素净的颜色不带任何多余的感情,就像一卷黑白的古老相片,完整而真实的保留着被摄下的本质,没有跃动而热情的红色,没有沉静而忧郁的蓝色,没有明亮而高贵的黄色,亦没有凝重而悲伤的紫色……真的是很喜欢按照自己的所想、所感去补完那些无机的影像,仿佛那是我可以划出的生命轨迹。

也常会感念生命中的点点滴滴,在记忆回廊里的一切都爱把它们过滤成黑白的胶卷、没有生命的图片。站在现实的峰顶上理智而又感性地思考着、梳理着过去,把它们小心翼翼地渗透到如今的生活里去。有些事很小很琐碎,却被我放大洗净悬挂在心房深处的某个角落,偶尔在繁忙的工作中颠簸的累了,会悄悄地躲到那里做一次洗礼,再度在生命的风浪里制造出一个新的我,一遍又一遍地蜕变着、成长着,成了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道程序。我知道,有些意象的原色并非都如我现在所润色的如此美丽,它或者有些无奈,有些沧桑,有些斑驳,有些凋落……可是经过精心的呵护和栽培,依然是一道别致的风景。这么的,也许是人类的本能,我们无法把所有不愉快的事都从生命中蒸发掉、风化掉,也许它会成为记忆土壤里最坚硬的化石,最沉重的负累。让遗憾的沙漠里也能开出明丽的花朵,好像是自欺欺人,但不失为快乐生存下去的一种方式。

我不是个彻底的宿命论者,但我不能不承认命运对一个人的成败有着不可忽略的影响。历史上不乏命运决定的英雄,经过几千年来岁月和文明的提炼,我们也只得出了“时事造英雄”的结论。我不太看得懂评价英雄的标准,但我了解:倘若荆轲刺秦王成功的话,也许他将成为名噪一时的英雄,而他却那样偶然而又必然地与之失之交臂,空留下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”的千古悲歌,历史上也只能将他归结为一个失败的暗杀者罢了。但谁又能说那完全是他的错呢?只是命运没有更多地眷顾他,错将他写成了一首易水悲歌。经常有这样或那样的人物,持有太多几近完美的优点,而因此被命运无情的抹煞,神总是努力将一切平衡。

一次在一本杂志上看到那样一张照片:一个美貌高贵的妇人怀抱着一个幼婴,是先天性的艾滋病患者。妇人微笑的水蓝色双瞳里荧荧地闪着泪光。这位妇人,被人誉为“英格兰的玫瑰”,充满仁爱之心和生活的自主信念,结果却带着无数人的爱戴英年早逝。因此,不论是戴安娜王妃,亦或是她怀中的艾滋宝宝,都有命运蹂躏的蛛丝马迹,无法抉择的深刻不幸。

我们应该感念上苍,已馈赠给了我们如此之多的幸福,让我们生在和平安宁的时代,没有各种各样的缺陷,并享有泉涌般的爱。回头去看看已烙刻在生命中的意象,在这本厚厚的书里,有太多黑白的影像和残缺的色彩,在没有解答完宿命的方程式前,千万不要过早地把书签插入哪一页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